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梅州到香港物流 / 政務公開 / 新聞動態 / 圖片新聞

門堂草原的生態衞士

來源: 青海日報    發佈時間: 2020-11-19 08:54    編輯: 許娜         

經過多年治理,門堂草原煥發出勃勃生機。
豐收的喜悦。

  乘車行駛在綠水青山之間,五顏六色的帳篷如鮮花點綴其間,白雲朵朵,水草豐美,猶如一幅壯美的畫卷。

  “為了這片草原,我們可沒少下功夫。”秋日,記者來到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縣門堂鄉,在一片綠茵如毯的草地旁,副鄉長張金德顯得頗為自豪。

  門堂鄉位於久治縣城以北80公里處,黃河由此進入甘肅境內,形成著名的“黃河首曲”,由於地處黃河谷地,這裏一直是當地牧民眼中的“風水寶地”。可是誰也沒有料到,幾年時間,滿富生機的草原卻經歷了一場黑土灘之痛。

  據介紹,多年前,由於全球氣候變化、地鼠氾濫、過度放牧等因素,全縣各鄉鎮不同程度地出現了草場退化現象,有些區域甚至逐漸演變成黑土灘。

  “草場退化最嚴重的時候,黑土灘就像是貼在草地上的一片片膏藥,如果不是這幾年及時治理,很難想象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。”

  張金德説,隨着黑土灘的出現,牧草質量明顯下降,對此,牧民們束手無策,只能擴大養殖數量來保證收益,但是這樣一來,無疑形成一種惡性循環,久而久之,黑土灘愈演愈烈。

  久治縣是一個純牧業縣,地處三江源核心區,草地面積佔全縣總面積的83.6%。遼闊的草原是生態安全的重要天然屏障,也是農牧民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,草原退化直接影響着當地牧民的經濟收入。

  為遏制黑土灘蔓延趨勢,近年來,久治縣通過機械化補種牧草、改良草種、禁牧封育等多種方式進行保護。截至目前,該縣累計投入7926萬元,完成黑土灘綜合治理1.3萬公頃、草原有害生物防控9.4萬公頃。

  “在治理過程中,通過政府引導,牧民羣眾的思想觀念不斷轉變,自覺參與到生態保護建設中,成為黑土灘治理的主力軍。”

  門堂鄉果囊村黨支部書記巴尕是當地土生土長的牧民,對草原有着深厚的感情。看着連年退化的草場,巴尕心急如焚。

  全縣黑土灘治理工作開始後,巴尕積極聯繫縣農牧部門在村裏進行機械化補種牧草。同時,教育引導羣眾自覺遵守禁牧政策、轉變養殖方式,提高村民參與草原生態保護建設的積極性。

  針對分佈在山坡溝坎上的零星小面積黑土坡,機械難以進入現場,只能靠人工補種。巴尕冥思苦想,專門拿出自家的一片草場做試驗,並改造了一些傳統種植工具,極大地提高了邊坡窪地種植效率。

  “看來,巴尕書記和黑土坡較上勁了。”“書記,您每天種草,家裏的牛羊不管了嗎?”

  “草場沒有了草,哪來的牛羊?!草原是我們的家園,可是一年不如一年,黨和政府為了保護這些草場每年都要投入大量的資金,我們不能什麼事都靠國家來解決,自己也得想想辦法……”每次聽到村民的質疑,巴尕總免不了給對方上“一堂課”。

  在他的影響下,補種牧草的村民開始漸漸多了起來,附近的村社也紛紛參與到黑土坡治理的隊伍中,一時間,村幫村、户幫户的草地治理活動在門堂草原蔚然成風。僅2019年,門堂鄉治理黑土坡面積達到1300多公頃,在全縣樹立了草地治理的典範。

  為了擴大治理範圍,確保修復治理成效,久治縣農牧局還從全縣22個牧業村挑選出經驗豐富的草地種植能手,在四川阿壩、若爾蓋等地實地考察黑土灘治理工作,同時,邀請專家前來傳授先進經驗和做法,細化種草環節,掌握種草技術,全縣草原生態環境惡化的趨勢得到初步遏制。

  “經過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辦法,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草地退化現象。”張金德説,除了劃定禁牧區,給牧户發放飼草料補給,一部分牧户還種植了草地早熟禾彌補禁牧帶來的飼草不足問題,牧民的收入不減反增,草地也得以休養生息。

  澤白是門堂鄉門堂村的貧困户,家裏有四口人,這些年,得益於草原補助、生態管護員等脱貧政策,澤白家於2016年脱貧。禁牧實施以來,澤白和丈夫種植了0.3公頃(五畝)草地早熟禾,當記者見到澤白時,她正在一片綠油油的田地間“揮舞”着鐮刀,身邊已有好幾摞割好的早熟禾。

  草地早熟禾是牲畜優良的補飼草,有良好的飼用價值,適合黑土灘退化草地恢復。記者瞭解到,門堂鄉有近一半牧户種植了該飼草,一方面為了應對冬季大雪天氣,另一方面也節省了不少購買飼料的費用。

  “去年,丈夫外出挖蟲草掙了一萬多元,加上草原補助和生態管護員等收入,全家的穩定收入將近五萬元,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。”澤白高興地説,黑土灘治理既保護了草場,又惠及了牧民,今後要發揮管護員作用,加強巡查管護,盡心盡力保護好這片草原。(劉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