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梅州到香港物流 / 政務公開 / 新聞動態 / 近期關注

村民變股民的背後……

來源: 青海日報    發佈時間: 2020-11-19 09:12    編輯: 許娜         

  羣峯競秀,清脆的鳥鳴、“多情”而又豔麗的七彩樹葉,讓山谷愈顯幽靜。

  從巴梨園山頂俯瞰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川口鎮南莊子村,蘭新鐵路高架橋和穿城而過的小河在這裏交匯,成一個巨大的“+”號,於無意間訴説羣眾今天的美好生活,巧妙中寓示黨建示範的“頭雁效應”。

  “李書記,這兩天你盯緊點兒,把倉儲部分的施工進度往前趕一下,爭取儘快開業,你看現在倉庫還沒建好,就有好多老闆找上門洽談承租業務,我們要抓住這個機遇,早營業早收益,讓村民早點拿到分紅。”上午10時,川口鎮黨委書記田林海來到他最關心的扶貧產業基地,向正在這裏“監工”的南莊子村黨支部書記李永芳説。

  “田書記,依目前的工程進度,本月底前營業沒問題,現在要儘快敲定門衞、保潔、水電及管理人員,我的想法是全部用村上的鞏固脱貧户,既解決了這裏的用工問題,又解決了這部分人的就業問題,讓他們多一些收入,一舉數得。”

  “你能站在百姓的立場考慮問題非常好,想法也非常契合當前形勢,很接地氣,要儘快從他們中篩選合適的人選,同時還要考慮住宿、餐飲及小型超市等配套設施,爭取與基地開業時間同步,實現利益最大化。”

  川口鎮是民和縣委縣政府所在地,下轄13個村,其中城中村7個,城郊村6個,面對資源不均衡、發展優勢強弱不一、產業發展難以形成規模、資金回本困難等實際,川口鎮黨委充分發揮黨建引領作用,多次召開黨委會議,廣泛徵求村黨支部意見,積極聽取村委會主任和致富帶頭人的建議,在精心做好前期調研、方案論證、風險評估等基礎上,秉持“以強帶弱、先富帶後富”以及“黨建+資源+資金”等符合當地實際的理念,充分利用南莊子村區位優勢、土地優勢、交通優勢,把南莊子、果園、山城等11個村的660萬元省財政村集體經濟扶持資金、500萬元中央財政扶持壯大村集體資金,共1160萬元整合在一起“捆綁”式發展。

  2019年9月在南莊子村徵地1.67公頃,修建起了一家集大型停車和倉儲於一體的產業扶持基地,經過緊張施工、地面硬化、環境綠化、架設圍欄、倉儲用房、辦公用房、招待所餐廳等工程均已建成,目前已收尾準備試營階段。

  “僅這一項,預期每年收入能達80萬元左右。11個入股村每年可分紅7萬元左右。”田林海説,為了讓支部覆蓋在產業鏈、堡壘作用發揮在產業鏈、黨員活動在產業鏈,充分發揮“黨建+”效應,南莊子村黨員活動中心也將適時入駐。把原緊鄰縣城的黨員活動中心空出來用於出租,村上每年還可實現5萬元左右的收入,加上入股分紅的15萬元,餐飲、超市收入5萬元,僅南莊子村集體收益每年可達20萬元。

  在產業發展中,川口鎮黨委政府嚴守鎮規劃不與縣規劃相沖突底線,發展產業不能亂佔耕地的紅線,盡最大努力為羣眾謀利的上線,在各項“規則”中高起點謀劃、高標準推進脱貧攻堅、產業發展等與羣眾息息相關的各類民生工作。

  “鎮黨委定方向、村支部抓落實、致富能手出點子。”南莊子村村委會主任、致富帶頭人馬元忠説,這個項目上馬的背景有兩條:一是老城區因為沒有大型停車場,車輛沿街亂停亂放影響城市品位;二是隨着影響環境的大棚房、彩鋼房拆除,老城區沒有大型倉儲。在項目的組織領導上,川口鎮黨委牽頭設立了項目管理辦公室,鎮長兼任辦公室主任、分管副鎮長和南莊子村支部書記兼任辦公室副主任,其他村支部書記為成員。近幾天鎮黨委牽頭將與11個村簽訂收益分紅協議。

  “以川口鎮產業扶貧基地為依託,計劃把這裏打造成為川口鎮黨建示範點、村集體經濟發展示範點、黨建引領民族團結示範點。”田林海説,開業前川口鎮協調縣交通、城管、交警等部門,聯合發佈公告,把老城區亂停亂放車輛統一整合進來。

  享堂村和史納村是川口鎮有名的“富裕村”。由享堂村黨支部牽頭,2018年投資120萬元,建成了一座綜合物流園,園內入駐了砂石料、煤炭、廢品收購等17家小微企業,加上土地出租等收益,去年9月享堂村拿出村集體經濟收益的30萬元用於村民分紅,人均拿到了80元分紅“紅包。”

  “第一次分紅的錢雖不多,但意義很大,現在黨組織在羣眾中的分量很重,村幹部在百姓心目中也有了威信,像開會、做事、公益等只要招呼一聲,人齊刷刷地就來了,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。”李永芳説。

  史納村則成立了一家芮盛勞務分包公司,於2017年9月,該村利用省財政扶持發展村集體經濟試點項目的200萬元,購置大型挖掘機、裝載機等設備,再把村民尤其是建檔立卡户分成環境保潔、工程、廣告、機械租賃、殯葬服務等5個部,5個部齊發力,實現村集體經濟年收入45萬元。

  “你不知道,項目上馬之初,我特別擔心,花那麼多錢買回來一堆鐵疙瘩,要是變不回錢來,作為第一責任人和決策者,我是要承擔責任的。”田林海笑着説,事實給了我答案,這些擔心是多慮了。

  經過全鎮上下共同努力,去年年底13個村全部實現“破零”。現在各村村集體經濟均有穩定收入,享堂村年收益達100萬元以上,史納村40萬元以上,南莊子村、川口村、山城村20萬元以上,其餘各村均5萬元以上。

  初冬午後的陽光還是很熾烈,辦公室裏,田林海、李永芳、馬元忠又在為產業扶貧醖釀新動作,開闢新戰場,“生活富起來,環境更要美起來,計劃把沿河而建的幾户人家遷走,把小河打造成小公園”“我們可以考慮把南莊子村那家因環保關停的磚瓦廠整合,別讓它白白空在那裏,盤活閒置資源,建個建材市場,填補民和沒有大型建材市場的空白,為羣眾開闢一條新的致富路。”

  這是時代跳動的脈搏、是初心使命的寫照,更是共產黨人為民服務的縮影,昔日貧窮的川口變成今日脱貧示範的窗口……(陳俊)